banner
催情药购买

白一静拿著换下来的衣服, 买迷魂药

来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时间:2018-04-04 08:43 人气:

白一静拿著换下来的 买迷魂药衣服,打开房间门,陆良鋭坐在客厅里,看到她出来,他站起来,“家里,有没有我能帮忙的?”
 
    “暂时没有了,小锋把 买迷魂药能做的都做完了。”白一静说,“你坐吧,我把衣服放在盆子里,再过来和你说话。”
 
    白一静把女儿的衣服放在专用的盆子里,她回来,坐在旁边的沙发上,“是小锋告诉你,我回来的消息吗?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陆良鋭抬头看了她一眼,低头看著自己的手,“你该早点告诉我。”
 
    “又不是什么光彩事情,干嘛闹得人尽皆知呢。”白一静无奈地摇头,“小锋总是唯恐天下不乱,我不该让他知道。”
 
    “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。”陆良鋭说,“什么时候能指望他,守得住秘密。”
 
    白一静想了想,笑著说,“对啊,他从小就这样,在外人面前看著是个大人了,在我们面前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。以前我们两个一起玩,不肯带他,他知道了就生气饭都不肯吃,宁肯不睡觉也要守在门口,以防我们偷溜出去不带他,他一直很有毅力。”
 
    “他是个麻烦精。”陆良鋭说。
 
    “你以前也总是这样说他,对小锋喜欢也讨厌,知道他是弟弟又讨厌这个弟弟。小锋对你也一样,知道你是哥哥,却讨厌你是他哥哥,所以什么都要和你抢。”白一静停了一下,她语气平静,“我们的事情一样,他觉得好玩非要加入我们,以为像以前一样,是一场有输赢的比赛。”
 
    “你生活上有需要,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陆良鋭说。
 
    白一静摇头,“你给小锋说一下,让他别过来了,我能照顾得过来,你以后也别过来了,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,这样不好,容易让人误会。”
 
    “她不会生气的。”陆良鋭说。
 
    白一静无奈地叹气,“没有一个女人会真的不生气,除非她不爱你。”白一静说,“我现在的生活变成这个样子,是我和别人造成的,有命运的成分在,不怪你们,所以你们别觉得愧疚非要补偿我,弄得我非要装成弱者一样。从失败的婚姻里解脱出来,这是成功,不是失败。看你们,一个个垂头丧气的,看得我倒是想哭了。”
 
    “对不起。”这三个字,陆良鋭咀嚼了很久,才说出口。
 
    白一静红了眼圈,她偏头过去,“过去的事情了,别提它了,以后的生活才是重点。”
 
    又坐了会儿,陆良鋭要走了,白一静送他到门口,她问陆良鋭,“听说她也叫小白,你们开始,是因为名字吗?”
 
    “不是。”陆良鋭肯定地说。
 
    白一静笑著点头,“不是就好,你心里清楚也要让别人清楚,别什么都闷著不说,以为别人什么都能懂该明白。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,别等十年后再解释,别像我们一样。”
 
    “谢谢你,小白姐。”陆良鋭称呼她。
 
    白一静说, 买迷魂药“以后叫我静姐吧,其实我不喜欢你们叫我小白,把我叫得白痴了。”
 
    “再见,静静姐。”
 
    陆良鋭回家,和筱白还没回来,他做好饭给她打电话,和筱白挂了,没多久有开门的声音。和筱白站在门口换鞋,她解释,“刚出电梯,就没接。”
 
    “洗完手,过来吃饭吧。”陆良鋭把筷子摆好。
 
    和筱白站著看了会儿他的背影,去洗手间里洗手了。
 
    和筱白过来,陆良鋭正在开红酒瓶,“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?”
 
    “不是。”陆良鋭笑著说 买迷魂药,“你不是嫌我不浪漫吗?”
 
    “是有点。”和筱白把红酒杯凑到鼻子下闻,“今天怎么突然开窍了。”她不是疑问句,只是陈述事实。
 
    陆良鋭坐下来,他举著杯子,和和筱白说,“你先喝点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 
    和筱白转著看杯子的红酒,觉得像血,她仰头喝了,“改天再说吧,今天有点累。”
 
    “你脸色不好,是工作忙?”陆良鋭老生常谈,“要不你换工作,去金塔地产吧。”
 
    以前和筱白还委婉地拒绝,今天她直接说,“不去,总不能真的人财两空吧。”
 
    “只是份工作,怎么会那么严重。”陆良鋭想 买迷魂药,既然她今天心情不好,坦白的事情也不急于这一天的,就再等等吧,反正他们有的的是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