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迷魂药多少钱

白没跟著陆良鋭回去--买催情药 买春药

来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时间:2018-04-04 08:41 人气:

白没跟著陆良鋭回去买催情药 买春药,她说售房部有客户过去了,她在前面那条路就下车了。
 
    陆良鋭状态也有些不对,嘱咐她早点下班回家。
 
    和筱白往前走几步,回头看,陆良鋭的车已经不再那里了。过红绿灯时候,她有些晃神,错过了绿灯又等来了红灯,她被困在这里,止步不前。
 
    和筱白懊恼,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是绿灯呢,那样她就能早点走过去了。很多时候,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错过了再也回不到上一秒了。
 
    和筱白有点晚回家,陆良鋭在等她,看她进门,问她,“你怎么把头发剪了?”
 
    “一头绿毛太难看了。”和筱白说,“我是女的,头上带著一片草地,也不是什么好事儿,不吉利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剪这么短?”陆良鋭摁著她头顶竖著的几根头发。
 
    “最近很时髦的发型。”和筱白拿开他的手,“我在外面吃过了,时间不早了,早点洗洗睡吧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陆良鋭不是没有解释的机会,可次次他都侥幸地想,如果他不解释可能和筱白就永远不会知道,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,解释了反而在她心上存著个疙瘩。
 
    陆良鋭一般很少做梦,他也很少做这样真实的梦,梦里的和筱白是那样的真实,她说,“原来,我只是个替身啊。”陆良鋭很慌张想解释,他张著嘴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,可和筱白已经果断转身走了,陆良鋭著急地醒来。
 
    他仍在心悸,怀里空荡荡的。
 
    陆良鋭坐起来,摁著自己满是冷汗的脑袋。
 
    “你在做什么啊?”和筱白问他。
 
    陆良鋭抬头看她,和筱白穿著棉睡衣,粉色的,是陆良鋭给她买的,觉得她会喜欢。可和筱白从来没说过她喜欢粉红色的,他真的在把和筱白套入谁的角色?
 
    “睡吧,离天亮没几个小时买催情药 买春药了。”和筱白绕过床,从另一侧上床,她把粉红色的棉睡衣脱下来放在被子上面,头扎在被子里。
 
    陆良鋭躺下来,把她的头从被子里挖出来,“你埋在被子里做什么?”
 
    “外面冷。”和筱白闷声闷气地说。
 
    陆良鋭往她那边靠了靠,“我抱著你。”
 
    和筱白手抱著他的腰,头枕著他的臂膀,找到一个最温暖舒服的姿势,睡著了,又不是那么熟,她模模糊糊知道陆良鋭轻手轻脚地拿开她,他下床了,知道他出去打电话了。
 
    很久,陆良鋭才回来,他身上带著凉气和烟味,在他上床时候,和筱白翻了个身,背对著他。陆良鋭动作很轻地躺下,他想要把和筱白转过来,可和筱白都囔几句,他就不再动她,可她还是听到他轻轻的很压抑的叹息声。
 
    和筱睁开眼睛,屋里太黑了,她什么都看不清楚了,像她的心,在这黑夜里要迷路了。
 
正文 75.75
 
    第二天早上,和筱白与陆良鋭一起出门, 和筱白去售房部, 陆良鋭去金塔。应该是吧, 因为他没说,和筱白就以为这只是普通的一天,会是普通的工作内容。
 
    和筱白在新公司适应的还不错,到底是大公司是正规的房地产公司,置业顾问的工作内容就是把房子卖出去, 没那么多靠著关系进来的皇亲国戚和拉帮结派, 大家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确, 就是出来打工赚钱的,少了勾心斗角只剩下攒著劲的工作。相对的来说, 反而简单一些。
 
    前台的同事给和筱白打电话,问她什么时候回来。“可能还要至少二十分钟,怎么了?”和筱白一根手指头堵著耳朵眼扯著嗓子打电话。
 
    “有个人是来找你的, 又不肯说是什么事情, 可能是你以前的客户, 给你说一声,你回来了处理一下。”前台同事说。
 
    “好的,谢谢。”和筱白继买催情药 买春药带著客户爬楼。
 
    回售房部已经过了十一点, 和筱白先把安全帽收起来送去储藏室,把客户让过去坐著。这桌客人对价格与面积还有些迟疑, 和筱白给客户留空间, 离开了。和筱白在售房部能看得到的位置, 环视了一周,没找到眼熟的人来,去前台问,同事指著某个方向说,“就是那个,年轻女孩。”
 
    和筱白走过去,她在这边客户不多,荣辉那边的客户里面也没有这位女士。和筱白回想著到底是不是她的客户,她站在旁边,“你好,我是和筱白,请问是您找我吗?”
 
    年轻女孩站起来,个子比和筱白要高,头顶上扎了个揪揪,大冬天的里面是条短裙长靴双面毛呢的大衣,看脸还是有胶原蛋白的,年龄应该还小。女孩转过身,“你好,我是白一琼。”
 
    “白小姐,你好。”和筱白看著她的脸,楞了一下。